韩村河西小区物业弃管多年问题重重井盖或丢或破大树无端被砍

装修垃圾、树枝占了停车位。 葛新文摄

此外,多位居民表示,大麻都是现金交易,会成为抢劫犯罪的首选目标,并增加毒驾的车祸,造成更多无辜生命的丧失。

在会上提交的一份声明中,“安全繁荣商业市商业联盟”的代表,要求市议会拒绝任何在该市经营大麻的开业申请,尤其是17家大麻商在没有经过环保评估的情况下,更不能草率通过,还指出,大麻工厂需要改建、配置大量用电设备,增加废水排放,并会散发有毒易燃气体和难闻味道。

据了解,韩村河西小区建于2001年,有8栋6层高的居民楼,每栋5个单元,每层两户人家,现有居民480户。

一走进小区北门就发现门口的治安岗亭内无保安值守,形同虚设。沿着小区东侧路一直往南走,记者看到楼与楼之间的空地草坪上,至少十几个自来水井盖或丢失或破损,有的井口盖着木板,有的井口被堵上了破座椅。草坪上的绿草稀疏斑驳,露出了黄土。在4号楼与5号楼中间的空地上,原本供居民健身的公益健身器材基本都坏了,不能再使用;一个休闲长椅也只剩下了锈蚀的3个铁质基座,无法坐了。记者还发现,楼间草地边上的照明灯有的没了灯头,只剩下光杆儿的水泥座,裸露出电线,看上去挺危险。

“看到这么多大树被砍掉,真心疼”,居民张大姐说。记者采访得知,有居民将乱砍树木的问题举报到了社区居委会,这才保住了其它大部分树木。

近50厘米直径大树被砍。

在商业市经营美容用品公司的华裔商人易先生,在会上表示,他在商业市的两个办公楼,发生过多次入室盗窃案,造成很大的经济损失。如果17家大麻商在该市落户,他担心会引起当地社会治安的进一步恶化,让力不从心的警方更加手忙脚乱。大麻工厂不仅会散发出难闻的味道,也会让该市的房价贬值。他希望市议会慎重考虑17家大麻商的审批事宜。

该联盟最担心的是:1、6个足球场大的大麻工厂,会增加该市的犯罪率;2、给该市增加火灾的隐患,过去,很多火灾都和室内种植大麻有关;3、大麻散发的味道,会影响该市居民的身体健康;4、会给该市消防部门增加额外的安全负担;5、增加该市监督大麻工厂的管理成本;6、大麻工厂会对该市的空气和水源造成污染。

“记者快来看看吧,小区大部分自来水井盖要么破损、要么丢失;楼房部分外墙砖脱落;小区大门无保安值守,多数单元防盗门损坏,频繁失窃。个别居民还侵占公共绿地私搭乱建,散养鸡鸭。大量装修垃圾和残枝败叶堆在停车位和道路上,无人清理,环境卫生太差了。”近日,家住房山区韩村河西小区的孙女士来电反映,由于原来管理小区的物业公司2013年撤离弃管,导致小区8栋居民楼6年来没了物业服务,出现一系列的问题。4月12日,记者来到韩村河西小区,实地了解情况。

记者转到小区东侧围墙边,看见好几堆建筑垃圾和树枝子堆在停车位上,妨碍了停车。在7号楼东侧,有3大堆砖头瓦块的装修垃圾直接占了6个车位。在8号楼东侧,记者看到一个污水井盖丢失,上面只用了一个破座椅遮盖,里面还流淌着污水。而在8号楼南侧绿地上,居然还有居民散养的十几只鸡。而7号楼东边的单元门口,个别居民直接从3层拉出电线,给楼下的电动车充电,看着挺悬。

至于不久前有人私自砍伐树木的行为,这位负责人说,一发现有人砍树,就有居民向居委会投诉。他们也非常气愤,立即赶往现场,制止了砍伐行为,并告诉伐树者,未经园林绿化部门批准不允许砍伐树木,如果继续砍伐要承担法律责任。这样才保住了大部分绿地内成片的树林。

孟宪军呼吁华人社区广大民众,积极行动起来,和商业市反麻团体一起加入到抗议示威活动当中,继续发扬艾尔蒙地反大麻运动的精神,在商业市政府门前,发出民众痛恶毒害的声音。

随后,记者电话采访了韩村河西小区的社区居委会——大自然新城居委会的负责人。据他介绍,西小区属老旧小区,最初有正规的物业公司管理,各项服务还不错。但后来,因为部分业主拖欠物业费,2013年,该物业公司撤出,整个小区被弃管,开始了居民自管模式。

孟宪军表示,在这17家大麻企业当中,有13家申请在商业市销售大麻,让“瘾君子”订购大麻变得十分容易。如此一来,仅有一万人口的商业市,将变成种植大麻的“工业”市,成为毒品交易的大都会。

本报记者 孙小杰 通讯员 葛新文

来到小区西侧道路,记者同样发现,大量修剪下来的树枝和各类垃圾被胡乱堆放在停车位上,导致十几辆机动车没法停。当记者问为什么这些垃圾树枝无人清理时,一位知情的居民说:“西小区自从2013年物业公司撤离后,就成了一个弃管小区。无奈之下,一些居民自发组织起来成了志愿者,帮着管管小区的环境卫生。但毕竟不是专业的物业公司,所以小区内的装修垃圾呀,破损的设施呀,就没人管了。”

商业市议会于当地时间16日晚6点举行会议,讨论占地33万平方英尺、相当于6个足球场大小的17家大麻企业,在该市落户的议题。

门禁破坏发生多起失窃

这位负责人还告诉记者,面对西小区物业弃管的现状,房山区韩村河镇政府和居委会出人出资,多次帮助西小区清理了杂草和垃圾杂物,还帮忙抽排了堵塞下水道的污水。小区也有一些志愿者不辞辛苦,自发清理日常产生的生活垃圾,修剪树木。但这些终归不是长久之计,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。

大树接连被砍居民心疼

据报道,还有14家大麻企业正在申请当中,如果当晚市议会讨论通过,商业市就会出现总计30多家大麻企业。

居民王先生告诉记者:“自从西小区陷入无人管的状态后,多个单元门禁被损坏,小区频繁发生失窃案件。而且,因为没了物业服务,居民们买水、买电都要跑到很远的良乡伟业嘉园去买,每次来回都要折腾大半天,可苦了老人了。”

污水井盖丢了拿破椅遮挡。

记者在小区6号、7号、8号楼前的草地上还发现,已经发芽返青的几十棵直径有几十厘米的大树被齐根儿砍掉了,留下了崭新的茬口。了解情况的几个居民说,今年3月底、4月初的时候,小区来了一些身份不明的人,接连砍伐了几栋楼前已经长了十来年的大树,被砍的有核桃树、香椿树、柿子树,还有开着花的桃树。有的树木的直径有50厘米,小的也有碗口大小。记者看到,在5号楼和6号楼之间的绿地上,大大小小被砍的树至少有20棵;7号楼和8号楼前的绿地上,也有十几棵树被砍了。

当日晚6点,商业市议会厅聚集了上百名市民,他们大多数都是冲着17家大麻商审议项目前往。其中,多数人持反对意见,少数申请人和支持者表示赞成。孟宪军等多位华人反对者,举着标语站在市政府门前示威抗议,孟宪军还在会上表达了他的反麻态度。

在发言中,孟宪军希望商业市议会不要重蹈艾尔蒙地市政府的覆辙,指出大麻的现金交易会成为抢劫犯罪的首选目标,吸大麻还会增加毒驾车祸。

据记者了解,北京市绿化条例对城市树木的移植和砍伐有严格规定,同一建设项目砍伐树木胸径小于30厘米并且不满20株的,由区、县绿化行政主管部门批准;砍伐树木胸径30厘米以上的,以及一次或者累计砍伐树木20株以上不满50株的,由市绿化行政主管部门批准;一次或者累计砍伐树木50株以上的,由市绿化行政主管部门报市人民政府批准。

艾斯利(Ashley)美国公司总裁奎斯提娜(Cristina Park),在会上强烈反对市政府让17家大麻工厂在该市落户,认为这不符合商业公园23家企业“屋主协会”(HOA)的共同利益。

为此,韩村河西小区的业主希望镇政府能协助小区尽快成立业主委员会,然后依法聘请有资质的物业管理公司,使西小区的物业管理走上正轨。

当地时间16日,洛杉矶华人社区反麻人士孟宪军,呼吁所有反麻团体当晚前往商业市,与当地的反麻群众一起在市政府门前,参加示威活动,抗议市政府试图绕过环保程序,准备让17家种植、加工、销售大麻的企业,在该市安家落户的举动。